父親的手稿|贺年短信|阿樓旅行記|希腊之旅|拉萨見聞|叁字詩|琳琳詩也|秋天說之
姜明立画展|隧道修志|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隧道博客裡-微信談詩
 

评判诗歌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建筑世界(2016-10-13) 詩刊《群聊》 来源:TW诗词议厅 点数:1751
评判诗歌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2015年10月5日
 
    黄福海:一个链接《叶嘉莹:评判诗歌好坏的标准》。
    铁舞:黄老师推荐的这篇文章非常好,读完后要扪心自问:我是否有点虚妄了?
    凯玲:学习……一枝玫瑰花。
    陆钰明:不是这样的,诗歌好坏绝对没有客观标准,绝对是主观的!同样有情的诗,好坏相差何止千里。
    铁舞:好,有意思了。@卢桢 @宏鑫,两位评论家,你们也给个意见呢?@崧塘稼人 @大卫牛,你们以为如何呢?好诗有没有客观标准?
    陆钰明:肯定没有,凡文学皆主观,并且,能领略其中三昧的人永远是少数,哪怕教授博导,门外汉有的是。
    卢桢:可以给非诗定标准,也就是说明什么不是诗,帮助人们认识诗。
    铁舞:陆老师是华师大对外汉语学院的教授,卢桢老师是南开大学文学院的教授,我们有幸听到学院级别的对话。
    大卫牛:在听,思考。
    陆钰明:文学上的这个主义那个思潮,都是某个历史时期人们对文学的看法,时过境迁,可能他们自己都改变了初衷,如果我们把这些观点作为评判的标准,必将误入歧途,文学艺术是要不断更新的,人们对文学的看法也是不断更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艺术没有标准,只有人们对艺术的理解与阐释。
    大卫牛:是,都是某个阶段某些人,对文学的看法,文学艺术,约等于文学易术。何谓文学?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经常是糊涂的,乱象由此生,这里涉及文与学。
    铁舞:文学艺术等于文学易术。艺术=易术?好新鲜,喜欢听。大卫牛是喜欢钻研“音意”变化的翻译家。
    大卫牛:音,是重要的思维工具,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凯玲:一个大拇指赞!
《五分钟的爱恋》/ 凯玲
 
隔壁传来优美的琴声
弹琴的一定是位优雅的女子
琴声舒缓让人安心
秋天来了
少女的心在思念
做一只有刺的刺猬
背上的背包一直陪伴
你不是一粒微尘
是一片汪洋大海
需要各自耕耘
五分钟的爱恋
心是彼此的依靠
 
    铁舞:五分钟的爱恋,分分秒秒都要设计好用得上数学的极限理论。
    凯玲:铁舞前辈,这是我随心写的,一个害羞表情,不算诗,一个故事。我不会写诗,不知道什么是诗,一直求索。
    铁舞:我也不知道,只有老道知道。
    凯玲:老道逍遥,心自在。
    逍遥子:老师们在讨论诗词有无客观标准的问题,看后深有启发,愚以为,诗词(古今中外)是有客观标准的。诗词是文学的一种,也是由内容和形式结合的一种文体,其内容是主观的,但也不是绝对主观,是人的主观对客能动的反映和提练。然,主客是要通过客观形式来表现,我们之所以对各种文体是散文、是小说、是议论文等一目了然,这是由干各种文体都有客观标准,诗词亦然,比如诗词的文体結构,客观形式要求押韵、短句、跳越、词性搭配、平仄要求……等,都是评判是否是诗词的客观标准。至于诗的好坏,则是用主观客观的标准去衡量的结果。个见,望指正,一个作揖。
    凯玲:一个跳舞表情。
    崧塘稼人:三个大拇指赞!
    凯玲:一个音乐链接《Fairy Tale》。
    陆钰明:东坡作词常破格,被认为好词,有些词中规中矩,被认为坏词,何也?徒具词的形式,不具词的灵魂,灵魂者,何也?精神而已;精神者,主观也。
    铁舞:陆老师翻译的罗塞蒂的诗挂在7号线的地铁上。
    凯玲:喜欢。一个大拇指赞!
    逍遥子:没有灵魂的形式是行尸走肉;同样,没有形式的灵魂,就是孤魂野鬼,诗也一样。诗的形式是它的客观表现,既然是客观形式,就有客观形式,就有客观标准,诗有好坏之分,词有优劣之别。但不能以诗词的劣坏来否认诗词的客观形式和客观标准。正因为诗词有好坏,作出此判断的,必有标准去尺度的,没有标准何来好坏优劣?!所以,诗词的客观标准是存在的,而非绝对主观的。个见,仅供讨论批评,一个作揖。
    凯玲:一杯咖啡。
    陆钰明:要一个普天下公认的标准肯定是没有的,文学属精神的东西,精神领域无绝对标准,正因为此,才有百家争鸣。
    凯玲:文学是活的。
    楼如岳:我以为诗词文学,理为根,情为魄。
    凯玲:何为理?规则?
    楼如岳:理,一些大家接受的规律性的东西;情,即作者对这个世界一些自我的认识。
    逍遥子:精神即主观的东西要通过客观形式表现出来,才具有实际意义,才能“活”。既然是客观形式了,形式是有“方圆”,没有规矩何以方圆?规矩即标准是也!
    凯玲:说的有道理,但希望理不是死板,大家约定俗成的理。
    逍遥子: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诗有无客观标准,请老师们不要换论题哦,哈哈!
    凯玲:一个抿嘴微笑。
    逍遥子:大家讨论时,应当确定一个前提,那就是过程中不偷换论题,不然讨论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哈!
    凯玲:哈!
    黄福海:我同意逍遥子的观点,锁定概念,深入讨论。
    凯玲:可以一天就一个主题深入讨论。
    黄福海:@铁舞,能否将我那篇“文化唯心主义”贴上来? 我不知道怎么贴。
    陆钰明:诗作为一个客观存在,肯定要一个形式的,没有形式就没有诗。但形式从古到今一直在变。评判诗的优劣是否根据形式?就好像评判人的优劣是否根据外貌,结论我想不用多说。
    陆钰明:我们古人讲诗味靠悟,诗的境界也靠悟,但不是每个人都悟得出的,就是悟出来的,也各各不同,何也?情趣差异也。诗就是情趣的体现。
    逍遥子:评诗与评人,是两个范畴的概念。诗的形式千变与万化,其最基本、最骨干的东西没有变,依就客观存在。评论一首诗的好坏优劣,先定性、后定量的。首先准定这文体是不是诗?然后再评判是不是是好诗坏诗。
    铁舞:事物存在总会表现为一定形式的,否则我们就会看不见摸不着。这个形式好不好?全看我们需要不需要,喜欢不喜欢了,这也是一个客观事实。讲客观标准的容易守正,讲主观标准的容易创新。无论古诗新诗,我都主张一首诗只有一个形式,一首诗的形式只对这首诗的内容负责。
    逍遥子:同意铁老师观点,所谓皮之不存毛之焉附?
    凯玲:我不知道什么是诗,《五分钟的爱恋》算不算诗?
    逍遥子:严格地说,不算。
    凯玲:什么是严格的说?
    逍遥子:从形式上说。
    凯玲:诗的形式是什么?
    逍遥子:最多算是散文诗(白马非马,散文诗不是诗)。
    凯玲:我在各个诗人群也读了很多诗,鱼龙混杂。
    逍遥子:关干诗的形式,先辈们有很多论述的,比如律诗格词,比如十四行诗、格律诗、古体诗。
    凯玲:近体诗等,不懂现代诗,我比较喜欢古诗,意境优美,内涵深远。
    逍遥子:现代诗比较自由,但依旧有章可循,有源可探的,网上一大把的。哈!
    凯玲:什么章,什么源?
    逍遥子:知你会问,提前答了。哈!
    凯玲:网上的东西太杂,没有根据原理,我查过的。
    楼如岳:如果说《五分钟的恋爱》的作者不是凯玲,而是华兹华斯。这真的不是诗?我却在名人诗集里经常看到。
    凯玲:哈哈!@楼如岳,么么哒,喜欢这句话,虽然是鼓励的话。我会努力的,我的思维比较天马行空,随心随性随行,有灵感了才会写,一般写文章,不怎么写诗。
    逍遥子:随心随性最好,名题的最枯味。
    陆钰明:希望不要被名人所惑,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比斯宾塞的十四行诗差远了,当然只是我个人的观点,这也是诗无客观标准的明证。
    黄福海:华兹华斯决不会写出这种诗,诗各有体性,只有懂得那些客观标准的人才看得出来。看不出来并不等于说没有标准,英国古典诗都是格律诗。
    凯玲:我很少动笔,有灵感才会写,昨天下午在家,听到了隔壁又传来了琴声,结合我自己的故事,随心写的,抒发情怀,与诗无关,文字是记录情感的,自由随心。
    黄福海:楼老师经常看到的可能是翻译过来的译诗。
    铁舞:太热闹了!
    凯玲:翻译诗和外国诗有很大的区别,外国文学学过。
    逍遥子:黄老师说很到位。一个大拇指赞!不知铁老师所说的太热闹了,是褒义词还是贬义呀?两个调皮表情,哈!
    陆钰明:诗在你心里,若你认为它是诗,它就是,若你不认为它是诗,它就不是。
    凯玲:那样的话,为何还要讨论什么是诗,诗是什么呢?哈!
    陆钰明:不要关名人不名人,欺世盗名者有的是。
    铁舞:太热闹了,当然是好事!
    凯玲:@铁舞,之前太压抑,有点吓人,哈!
    陆钰明:我想问一下,讲诗有客观标准的人,你如何证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比斯宾塞的十四行诗好还是不好?
    铁舞:我写了一篇文章《有一种写作叫“口语分行写作”》,指的就是石生那样的写作,诗可分九品的话,它属于下中品,因为它毕竟还有点内容。
    逍遥子:偷换了观念了不是?一个抿嘴微笑,诗词的客观标准和评判谁的诗词搞坏是二码事。陆老师之所以能说出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比斯宾塞的十四行诗(承认是诗词,没看成是论文),说明你已经有客观的标准去衡量了,得出是诗词而不是小说吧?既然你能够去评判一首诗,就说明你是用诗词的标准去尺度去衡量的。既然你都去评判了,并已经得出好坏优劣了,为嘛不承认是用某一标准去评判呢?
    陆钰明:关键是我的标准与别人的标准不一样,所以说,是主观标准,非客观标准,任何评奖皆如此,包括诺贝尔奖。
    铁舞:我在回答丫头的问题,这是不是诗,我的回答里蕴含了这层意思:这是诗。除去一切意义之类的评价,新诗的唯一客观标准而且只是形式的标准就是分行。然而光承认这一点有什么意义呢?
    凯玲:现代诗,好杂乱的说。
    梓雨:各位方家高论多多,却是云山雾罩的,听上去不像在谈诗,是谈玄学。我认同铁舞的说法,凡分行的长短句都应称作现代诗,至于好坏,分成100个等级都可以!
    逍遥子:不但要分行,还应该押韵,用词应该有节奏性和语句的跳跃性(或放射性),个见。
    铁舞:我们也要面对客观事实,现在看来唯有分行这一条可以作为共通的要求,押韵,跳跃呀等等,都要根据写作者和作品本身的表现需要来选择的。
    大卫牛:事物存在总会表现为一定形式的,否则我们就会看不见摸不着。这个形式好不好?全看我们需要不需要,喜欢不喜欢了。这也是一个客观事实。讲客观标准的容易守正,讲主观标准的容易创新。无论古诗新诗,我都主张一首诗只有一个形式,一首诗的形式只对这首诗的内容负责。一个大拇指赞!
    大卫牛:诺奖评价基本标准,(1)思想性(开放的);(2)技术,对采用语言文字的贡献。这两者结合合适的,谓好。于此间,能够进入字符音符缠绕、阴阳01(携隐生死、黑白、男女)为高级,西人是这样看的~~目前,多数人不懂,我就参照这标准,选诗。立意、境好,汉语稍弱的,我在英译时处理,一般可进入高级。
    逍遥子:一杯咖啡。
 
 
 Pachelbel Canon in D
(楼如岳 整理)

点数:1751 发布:順頌 专栏: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分享到: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