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知多少|隧道中国|隧道世界|欧洲|亚洲|美洲|大洋洲|非洲|查询|主页|
   Notbad 順頌平台▲-上海旅游★
 

“辣”评《打死不做上海男人》

作者:樱 木   阿樓博客裡  2010-8-4   来源:打死不做上海男人
     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从理论上说,但凡批评都应在了解的前提下经过深思熟虑才采取行动,否则,那便是妄断。所以,以严格的眼光看,《打死不做上海男人》算不得一本谦虚谨慎的书。反而,此书颇有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作者誓将一家之言进行到底的劲头甚是有趣。本书的视角也算得上值得玩味。社会学将性别区分为自然性别和社会性别。换而言之,男性与其说仅仅是一种自然性别,更可视为一种社会性别。社会的文化习惯和规范在无形之间塑造着男性的形象、气质和风格。在上海这个独特的海派文化下的男性自然与其他地域文化之下的男性有着不少区别。作为一个非海派文化下的男性,作者对上海男人感到不爽,有些微辞,如此看来,这也算得上是文化的变相交锋,男性之间的互相审视了。岂不有趣?既然如此,要在这样一本注定是一家之言、注定以挑衅出彩的书中找什么中庸之论、平和之言,那就是读者的方向错误了。放开怀抱,在“文中鲜见‘好话’”的书中体验嬉笑怒骂的快感,这也是人生快事吧。言规正传,回到正题。“上海男人”何以从众多地域男性中脱颖而出,成为作者笔下的靶子?在特殊的文化背景之下,“上海男人”有多少与众不同之处?除了意气之言外,在批判上海男人的背后,作者又想说些什么?一番阅读似乎势在必行。
    首先,人们对“上海男人”的批评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作者由上海的兴起入手,力图展现上海文化的背景。然后,引经据典,写就洋洋洒洒一篇“上海人”的批判史。从发端于清末民初的“文诟”到三四十年代曾经出现的“京派”和“海派”之间的论争, “海派男人”成为众矢之的的历史可谓悠久。作者又以《上海男人何以成为众矢之的》等单独篇章来细述“上海男人”的做派。上海男人鲜明的形象被勾绘了出来,上海人(具体说是“上海男人”)与外地人之间的矛盾,他们的“保守”、“琐碎”、“小气”,“上海男人”对衣装的苛刻和对美容化妆的“别致”要求,“上海男人”的“精明”。作者用一本书描摹出一个颇有争议的群体,展现我们熟悉却很难说出来的上海男人做派。独特的角度,火辣辣的文字,飞流直下的文风,这大概就是所谓“秦林的风骨”吧。作者不仅现身说法,而且精心挑选了各种媒体以及知名作家对“上海男人”的批评实例为自己的文章“煽风点火”,这也是一处出彩的地儿。易中天、余秋雨王安忆也俨然成为作者的批判同盟了。看罢,不由感叹作者“拿来主义”的水平之高呀。在我看来,作者对上海男人的口诛笔伐大概还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味道。把嬉笑怒骂的调侃外衣一脱,骨子里还是一种文化的批判,是对上海这个特殊城市、它的特殊文化的一种反思。一种有着如此多“习气”的文化,何以在如今的社会依旧风行?如此文化下的人,何以沾染“习气”却依旧自鸣得意?正如本书序的作者陈岚先生所言,“文化的繁荣并不意味着文化的进步。真正的文化进步应该基于主流文化在公众中的认可度”。作者不愿“幸灾乐祸地隔岸观火”,终于按捺不住,冲出来说心里话了。总的来说,《打死不做上海男人》就是这样的一本书。这是一本作者想“更客观、更形象、更准确、更由有说服力地展现上海男人的人格文化与生活习性”的书,也是一本藏不住锋芒、掩不住个性的煽风点火的书。作者用心奉上了一个火辣辣的批判调侃 “火锅”。当然,批判只是批判,调侃也就是调侃。你可以信其有也可信其无,可以信其真也可以信其假,还可以一笑置之。把握尺度全在于你我个人的选择。好也罢,坏也罢,不妨品品个中滋味。这年头儿出彩的书真是不多了。

点数:24270 发布:顺颂 编辑:上海人特点 联系:b2b@notbad.cn
 
Notbad 順頌平台▲-上海旅游★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