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叁字詩
 

断柳文记(1)

作者:北斗阑珊   阿樓博客裡  2017-3-24 22:51:39   来源:斷柳文記
斷柳文記(1)
文/北斗阑珊
 
    我的家乡是无名的,在地图上你也是找不见它的。但它在我的心里,却是永远占据着一角。
    家乡的四面皆是土丘。一条时常干枯的小河,除了多雨的夏季使它有水流淌,除了多雪的冬天使它有冰霜覆盖,其它季节皆无生气。
    小时候,常常暗恨它的贫瘠与无趣,常常向往着外面的大世界,反认他乡是故乡。
    我家的门前屋后,没有高高的大树,特别是结的果实能吃的树,更是没有。小时候,常常暗地里责怪父亲和母亲,为什么不去栽一些这样的树呢?后来母亲告诉我说,曾经也栽过,但那些树,是不容易成活的。从此,那种希望便变成无望了。
    春天来的时候,父亲也种树。但他栽的不是那种带根的树,而是一截一截的断柳。或直或斜,并排插着。我看不起父亲植树事业的渺小,更看不起断柳也能成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不知不觉中,断柳变绿了,长出嫩芽,以至长出了叶片。这些情景。都是在一次次的无意之中,印在我的眼中、脑中和心中。
    现在,长大的我,在经历了人生的种种坎坷和挫折后,才最终明白:父亲的植树事业,以及他栽下的那些断柳,不是渺小,而是伟大!   
    备记:        
    去年冬末,迫于生计,大哥携全家移居北京。期间售房置房,工作安排,孩子上学,户口迁移,辗转于大连、北京之间,甚是不堪。曾发来短信说,“累啊!”。虽是区区俩字,依是真情描画。今年春节,省亲故里,话及其中甘苦,流露出塞外之感、乡关之思。节后流连而去,兄弟分别,亦真有“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之慨呢……
    前几日,突然来电说,节中读到你的那篇散文,能不能再做增删,由我代你投寄书报杂志,以期发表?噢?噢……想起来了。那是几年前辅导学生作文时,为了给学生打开思路,自己率意而为一篇涂鸦,题名《断柳》,节中曾拿给他看,希望他能批评两句,提点建议。但他也只是扫了几眼,一时也没能说出什么。倒是对题目“断柳”俩字说了几句,再就是说篇幅太短,再扩展扩展就好了。后来就来了电话,说有人找他有事,便扔下稿子,开车走了。稿子扔在炕上,我自己收拾起来。后来我也没想接着继续谈这篇文章,他也没再问文章的事。再说我也觉得难弄,把这篇文章按他的说法写好,我是真的力有不逮。如今,他不问,我觉得倒好了,“相忘于江湖”。谁知他却记挂在心。
    我说,那是什么散文啊,就是简单的几句话,纯粹的小儿科嘛。并且告诉他,那是在一堂作文课上。学生们说,老师,你叫我们一节课四十分钟的时间,写四百多字的作文,不知道有多难啊!你写一篇试试?所以,那是我不得已而为之,临时起意,边想边写、边写边想、奋笔疾书而成的。总不能让学生们说,这个老师,专会说不会做。显得我们当老师的太没面子吧?他笑了,说,不过“断柳”这个题目倒是新颖、很新鲜的,如果再深挖一下,细节上再充实一下,做大、做强,我看还是可以的嘛。断柳——那可是有生命力的啊!他发出了感慨。嗯,嗯……我顿了顿,就开玩笑似地对他说,即使做大了、做强了,那也不过是一棵边柳,对吧?……
    然而,我说完了,心里就有点后悔了,我担心的是他生气。我这是在故意回避他的话头,故意插杠打诨。别人在好心好意地劝你,你却不往道上走啊!
    他默然了,虽然手机还处在通话状态。但那一刻,有意无意间,我感觉得到他在思索着什么……  
 
 
 
 
A Vision of You

点数:819 发布:順頌 编辑:北斗闌珊叁字詩 联系:862076833qq.com
 
阿樓博客裡-叁字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