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微信談詩
 

关于新声诗体,各抒己见,百鸟争鸣,才有生机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58:00   来源:TW诗词议厅
关于新声诗体,各抒己见,百鸟争鸣,才有生机
2015年10月9日
 
    费碟:一个链接《现代诗歌要在传统与创新中自我发展》。
    裘新民:读了一遍,对新声有进一步了解,所举诗也很好。
    黄福海:拜读陈教授的高文,从他所举的诗例来看,都是一些不错的诗,语言优美,音律和谐,作者有旧体诗的功底,即他们原本写得出像样的旧体诗而想创新,而且从所引诗例中,我注意到,他们用的是平水韵,不是中华诗韵。我的担心是今后有人以新声诗体为名,写出我那些非驴非马的新体诗,立此存照。
    费碟:世界汉诗学会,选潘松德为常务理事,充分肯定了新声诗体,在上海很少有人认可,但在东南亚和部分大学得到认可,黄老师,怎样解释这个现象呢?哦,常务付会长。
    陆钰明:不要被地位、名声、喧闹所惑,要用心去品评诗本身。如果诗本身没在你心里留下痕迹,就是诺贝尔奖诗人也只是过眼烟云。
    黄福海:同意陆老师的意见。从陈教授所引的诗来看,新声诗体是好的,我喜欢;但从我昨天引的那几首来看,所谓新声诗体就是坏的,我不喜欢。认可与不认可,关键是他们读到了哪些诗。@飞人,不好意思,您就是费碟吗?可能有冒犯啊!
    费碟:没有,说得很好。各抒己见,林子大,百鸟争鸣,那才有生机。我各种诗都看,也尝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正常的。@黄老师。
    黄福海:大著编讫,望惠寄一册。
    费碟:我这几年涉及新声诗社,诗的好坏,因人而异吧,名人权贵我不迷信的。好的,估计过年可以出版到手。我会的,希望得到指点,@黄老师。
    黄福海:一个作揖。
    铁舞:费碟设计得好,可开辟一个“新声时代”。陈教授的文章我还看出两点:首先这是一次友情写作,其次在正面论述里隐含着批评。据知孙琴安也为此书写过一篇序,未被采用,换了陈思和写。我倒很想知道孙琴安老师写了写什么,为什么不被采纳?
    费碟:@铁舞,非常惊讶,你怎么会说孙教授的文章没有被采纳?谁说的呢?孙老师的是文章没有不用的,至于陈老师的文章认为是友情写作的话,是否有点那个了。这里为新声撰文评好的人很多,很多人文坛大家,是否都有这个嫌疑?@铁舞,你这话,孙教授的文章你如何知道不用了?
    铁舞:我是真正支持新声诗体的人,十年前我和孙老师俩做了5000字对话,可惜小人物的声音和真诚比不过名人。
    铁舞:我关心你的新声诗体。
    费碟:谢谢啦,新声诗体不是我的,我是敬重一种精神才接受邀请的,协助干点杂务的,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只要有意义的,做点也无妨的,我一直和你说的看空不做空,人有点精神也是需要的,仅此而已。
    崧塘稼人:今天,拜读了《解放日报》上陈思和的文章,很有启发,新声体的探索很有意义,现代诗词如何继承传统,突破传统,走出一条新的路,大家多在探索。如果有陈文而发起一场大讨论,对现代诗词的发展或许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铁舞:我喜欢“新声诗体”这个名,当年我还没读过一首新声的诗,只读到文汇报上一篇百字简讯,就拉起笔来为这“新声诗体”的名和孙老师通信,我真的是很认真的。我也主动约你新声诗体19首,说精选出来作一个榜样。现在我们不唯名人为是,不为金钱诱惑,不为权位所惧,为新声诗体大讨论推波助澜。陈老师我也是认识的,他的学识我们都敬仰,正确领会一种文体,领会他真正所要求的。新声诗社里的老同志基本上是40-50年代的人,对他们的探索我是敬仰的,他们已经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我们借此机会把新声诗体概念提出来,好好设计一下,让新声诗体的完善成为我们大家的事。
    费碟:铁舞的想法可能是好的,说法可能会引起误会。诗词的创新,是一项艰苦的事情,需要多少人的前赴后继地探索实践,没有扎实的理论基础,没有神性的创作实践,光磨嘴皮子是没有意义的。这要有软实力,也要有硬实力,就是这样,依然需要一代一代人努力。所有的讨论都可以的,不要轻易给人家的文章下定义,任何文章,或文学作品,都有作者的态度,无论客观还是主观,融入作者的思想情感是正常的,不要臆测或怀疑作者治学行文的认真负责态度。就事论事吧。
    逍遥子:就事论事,就诗论诗。
 
 
 Pachelbel Canon in D

点数:1509 发布:順頌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