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立画展|學堂文化|中堂文化|工堂文化|叁字詩|愛乐隨記|微信談詩|贺年短信
隧道故事|上海旅游|日本故事|隧道中国|隧道世界|
   阿樓博客裡-微信談詩
 

打造不同于别人的群,每个人都要敢于议论敢于反驳

作者:楼如岳 整理   阿樓博客裡  2016-10-13 20:38:00   来源:TW诗词议厅
打造不同于别人的群,每个人都要敢于议论敢于反驳
2015年11月26日
 
《空镜子》/王国骏
 
秋天荒芜,冬天灰冷;瘦竹残抱最后的衰黄
我的内心比白霜的悲凄,比七月断尾的蜥蜴疼痛更多
溪桥上,投入水中的长影垂暮苍苍
死去的伤口活着昨天的琥珀霞光
青春的马匹,麦田,琴弦,飓风强悍收回
白发不能狙杀镰刀刈割无形
执掌的鹿角化为嗜血的刺藜
时间盘踞饕餮的筵席
劈下少年与壮士的头颅
照映回忆的空镜子
狞笑三声,说:“虚掷与悔,终不重来!”
 
    铁舞:《空镜子》题目很现代,但这首诗的内容意气有点粗浓,似与“空镜子”不谐。也许这是作者有意为之。与审美究竟有点不足。
    逍遥子:在怀疑,《空镜子》是不是“诗”?
    艾星漫:虽然不赞同逍遥兄的“诗”论,但这首在我看来也确实不是诗。整首诗毫无矛盾点张力感,语句还是可以压缩的。
    铁舞:@沙柳,我们要打造不同于别人的群,所以叫议厅,每个人都要敢于议论,敢于反驳,不怕把此“议厅”做成“唇枪舌剑之地”;要每天读书,每天提问,破解两个大问题:一是固有的传统究竟有几分可以延袭,二是外来的影响究竟有几分可以接受。
    沙柳:赞!我退了很多群了,哈哈哈,三个大拇指赞!
    铁舞:由于这是一个“唇枪舌剑”之地,故从今开始女性诗人暂时不要介绍进来,因为她们大多需要呵护,我们可能做不到;高年龄人,不想改变自己的,也不要进这个议厅,因为本议厅不是养老院,“脑中风”我们可赔不起。本议厅欢迎有朝气敢于否认自己要求进步的学习者和指导者,请诸位暂时放下诗人的架子,这里没有诗歌王,让我们携手一起跑!
    沙柳:@铁舞,赞同!我们对高年龄愿意改变,并能够不断改变提高自己的老师,是非常欢迎的!
    王国骏:@铁舞,铁舞兄,笔拙我承认的,但空镜子切题,表达一种心境而已。我虚心接受您的批评指正。照映回忆的空镜子,意喻回首前事烟云俱空,全篇为失去青春年华之祭,叹与感悟,无病呻吟倒未必的。仅此说明,并无它意。
    王国骏:@艾星漫,文字表达方式多样,没有清一色的马甲。诗与非诗,其实也无须深说。窃以为,秋天冬天瘦竹并非表象,白霜蜥蜴有所喻意。琥珀霞光,马匹,麦田,琴弦,鹿角:亦然如是。少年与壮士头颅,为人生云烟既失。空镜子为前事回望怅然之空。虚掷与悔,终不重来!区区在下人生感悟,讨论而已,无他。拙劣文字,兀自解释一二,乞谅!两个作揖。
    艾星漫:@王国骏,谢谢兄的解释,但在我看来,我读这首诗感觉太顺了……没矛盾张力的诗,我感觉,艺术感真的有点儿像白纸,而我自己是擅长写长句,但蕴的思想和气艺术感多,至少从我自己的感觉是可以压缩的。个人意见哦,如有得罪,愿兄宽恕。一个微笑。
    王国骏:@艾星漫,共同学习进步,没有艾兄想的复杂。
    艾星漫:@王国骏,不敢不敢,粗陋之见,共同学习,一个微笑。
    王国骏:@艾星漫,也认真思考老师们意见的,但我素性格直爽,也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来,两个握手。
    艾星漫:@王国骏,明白,诗人没有自己的坚持,就无法成为诗人,一个微笑。
    王国骏:进门就是兄弟,互相切磋学习,努力提高自己,我感到非常荣幸!一个拥抱表情。
    艾星漫:一个微笑。
    大卫牛:《空镜子》,这是抒情散文?一个微笑。
    王国骏:@大卫牛,已经有老师点评过了。画虎类犬,分行文字吧,方家鉴定过了:不是诗,两个害羞表情。
    大卫牛:呵呵,文字还是优美的。@王国骏,两个微笑。
    楼如岳:@王国骏,一句“虚掷与悔,终不重来”,给了我很多的思绪。秋季已过,我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两杯咖啡。
    王国骏:@楼如岳,旅途迟暮,谁也逃不了!一个微笑,一枝玫瑰花。
    楼如岳:@王国骏,深有同感,一枝玫瑰花。
    王国骏:@楼如岳,心情文字,无所谓是什么,虚心听取不同意见。
    楼如岳:@王国骏,我为此情,点一首曲子《Canon》,一个音乐链接《Canon》。
    王国骏:谢谢楼兄!此曲带给人宁静深远的平和,从容淡然的释怀。我听着没有紧迫感,只有舒缓、放下,与且行且珍惜的自省。一个拥抱,收藏了,不逊天空之城。
 
 
 Pachelbel Canon in D

点数:1006 发布:順頌 编辑:詩刊《群聊》 联系:b2b@notbad.cn
 
阿樓博客裡-微信談詩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